当前位置:mg游戏官网 > 联系我们 > 王利明:使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

王利明:使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

文章作者:联系我们 上传时间:2020-02-01

2019年12月15日 ( 正文字号: 小 中 大 ) 文章标签:民法典编纂 担保物权 民商合一 [ 导语 ] 担保制度在民法典分则中被分置于物权编和合同编,人为割裂了人保与物保制度,增加了法律适用的难度。对担保物权的狭隘定位束缚了担保方式的发展与创新。对此,武汉大学法学院张素华教授在《论民法典分则中担保制度的独立成编》一文中,重新审视了担保物权的性质,梳理了担保制度的历史演变及当代诉求,其主张担保制度在民法典分则中应独立成编,以满足市场多元化的要求,保持担保体系的开放和统一。 一、担保物权性质之再考证

图片 1

担保物权性质之争与考问

【光明论坛】

在大陆法系国家和地区,对担保物权的性质没有形成统一认识,主要有物权说、债权说和中间权利说三种不同观点。但这三种观点都值得商榷。

我国正在编纂的民法典应当根据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加强人格权立法,并使其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我们要从中国实际出发,立足于解决中国现实问题,制定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要从跟跑者、并跑者变为领跑者,为解决21世纪人类共同面临的人格权保护问题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

首先,直接支配性和排他性是物权的本质属性,而担保物权不具备任何支配的效力。“用益物权支配物的使用价值,担保物权支配物的交换价值”的说法值得商榷。政治经济学中商品的二重性是使用价值与价值,在商品交换之前并无现实的交换价值,支配无从谈起。且在很多情况下,抵押权对实现债权依然毫无价值。可见,担保物权不是物权。

人格权是关系到个人人格自由和人格尊严的基本民事权利。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保护人民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人格权”一词首次写入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具有重大深远的意义。这体现了我们党对人民权利的尊重和保护,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了对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不懈追求。我国正在编纂的民法典应当根据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加强人格权立法,并使其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

其次,担保制度增加了债权实现的可能性,但是二者有根本区别:第一,担保物权的实现不需要担保人的辅助行为;实现债权则需要。第二,担保物权表现为对担保物的优先受偿;债权则表现为债务人履行义务。第三,担保物权表现为特定财产上所负担的有限责任;债权则是一般财产上负担的无限责任。所以,担保物权也不是债权。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立法经验的总结。我国1986年制定的民法通则以专章的形式规定民事权利,在“人身权”一节中规定了公民所享有的几项主要的人格权,该法因此也被称为“中国的民事权利宣言”。制定独立成编的人格权法,是对民法通则成功立法经验的继承和总结,体现了立法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最后,中间权利说的几种理论都在强调:担保物权是介于物权和债权之间的一种中间性权利,是典型的骑墙派。作为一种保障债权实现的外在附加方法或者手段,担保本身就包括债权方式和物权方式的担保,固守物债二元体系将使得不具有典型性的担保方式无处可去。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适应新时代发展的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我们不仅要使人民群众生活得富足,而且也要使每个人活得有尊严,维护个人的人格尊严本身就是人民幸福生活的重要前提。通过人格权独立成编,明确规定公民具体享有哪些人格权,这些权利的内容是什么,以及在权利遭受侵害的情形下如何保护这些权利,就可以充分地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这也是坚持人民主体地位的体现。

担保制度的本质——确定债务履行顺序的制度工具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适应互联网、高科技时代的需要。我们进入了一个科技爆炸的时代,高科技的发明给人类带来巨大福祉,但大量的高科技也具有一个共同的副作用,这就是对每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的威胁。科技的爆炸已经使得人类无处藏身。我们进入一个大数据时代,但在开发和利用大数据时,如何尊重和保护个人隐私和信息,也是各国法律普遍面临的严峻挑战。实践中,网络谣言、网络暴力、“人肉搜索”、信息泄露等现象层出不穷,其侵害的对象主要是公民的名誉、隐私和个人信息,网络空间“侵权易、维权难”的问题严重,亟须有针对性地加强人格权立法,提升高科技、互联网时代人格权的保护水平。

优先受偿性是担保物权的应有之义。但它只是增加受偿的可能性,并不能保证债权必然实现。其不会直接给担保权人带来财产上的利益,只是一种确保债权实现的方式和手段,是保障债权的履行而用以确定履行顺序的制度安排。同一债权可以同时存在多种担保方式。但不能由优先受偿性进一步认为抵押权是优先权。其实,关于物权的优先性并没有获得一致认同,正式出台的《物权法》也废弃了草案中物权优先于债权的规定。担保物权优先于债权的实质只是有担保的债权优先于普通债权。而且,优先权的提法也无法解释抵押权之间的先后顺序之分。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回应审判实践的需要。自1986年民法通则确立人身权制度以来,有关人格权的案件每年都在快速增长,其中大量涉及名誉、肖像、隐私等。这些案件虽然标的不大,但因涉及公民的基本权利,社会关注度很高。由于现行立法对人格权规定的欠缺,出现了不少“同案不同判”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司法公正。为此,必须在法律上确立人格权保护的具体规则,为法官解决日益增长的人格权纠纷提供明确的裁判依据,同时也能够使宪法所确立的尊重和保障人权、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等原则转化为民法上的人格权制度,实现对人格权的全面保护。

二、担保制度的历史演变及当代诉求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完善民法典自身体系的需要。民法总则用3个条文规定人格权,这远远不够。事实上,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人格权的类型日益复杂,涉及的法律关系种类繁多。例如,身体权在当代社会可能涉及医疗、器官移植、人体捐赠、生物实验、遗传检查和鉴别、代孕、机构监禁、精神评估等特殊问题,这就有必要对人格权进行更多层次和更复杂的调整,这在客观上也需要使人格权法独立成编。另一方面,在民法总则规定的几项基本民事权利中,物权、债权已有专门的物权法、合同法保护,身份权有婚姻家庭法保护,但人格权还没有专门的法律保护。因此,应从完善民法典的分则体系出发,编纂民法典,加大人格权法的立法比重,将人格权法独立成编,详尽规定人格权种类、内容。

担保制度的历史演变

还要看到,经过30多年发展,人格权保护的理论和实践不断丰富,隐私权、个人信息权等已经家喻户晓。今年3月通过的民法总则对人格权保护作了概括规定。但是,不论是立法还是司法实践,对人格权的保护还比较薄弱,特别是互联网时代的人格权保护,还不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亟须立法完善。

1804年《法国民法典》首次完成了担保方式的聚合,担保制度规定在第三编“取得财产的各种方法”中。由于《法国民法典》没有严格地区分“物”和“物权”概念,抵押权和质权被作为债权的担保纳入债法体系,也没有规定留置这种担保方式。将抵押、质押和留置归入担保物权始自1897年《德国民法典》,其在物权编中规定担保物权,明确了担保物权的物权性质。

人格权独立成编是我国民法典的重大创新。我国自清末变法以来,历次民法典编纂皆采纳潘德克顿的五编制体系,深受德国法影响。但“世易时移,变法宜矣”,今天,我们虽然要借鉴外国经验,但又不能定于一尊。我们要从中国实际出发,立足于解决中国现实问题,制定面向21世纪的民法典,要从跟跑者、并跑者变为领跑者,为解决21世纪人类共同面临的人格权保护问题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如此,才能使我国民法典真正屹立于世界民法典之林。

担保制度的当代诉求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常务副校长、一级教授;原文刊载于《光明日报》2017年11月15日11版)

借由担保制度提升信用或降低授信风险,是现代社会中拓展经济活动的一大手段,应充分尊重私法自治原则。然而,物权法中的物权法定原则成为担保方式发展的桎梏。物权和债权的二元划分与物权法定原则相辅相成,但物权法定原则也存在缺陷。我国严格的物权法定主义下,对物权种类和内容的规定严重供给不足,以至于在实践中广泛应用的新型担保方式无法得到认可。

原文链接:

三、担保制度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之证成

[光明日报]王利明:使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

担保制度在民法典中的不同定位模式

1.大陆法系国家对担保法的不同定位

大陆法系国家的担保制度体系可分为法国模式与德国模式。法国模式将各种担保方式作为保障债权实现的手段集中规定,不注重对物权和债权的区分;制度功能上,物保与人保都强化了财产流转的信用目的。德国模式根据担保方式的不同分别在物权编和债权编中规定,对不同性质的担保予以区分;制度功能上,不仅为债权提供担保,更是以担保物的价值作为投资标的直接参与企业融资。

2.我国学理上对担保法的不同定位

我国学理上对担保法有二元定位说、债权定位说和独立定位说三种不同的定位。二元定位说主张将担保物权规定于物权编,保证和定金规定于债权编。这一学说存在如下问题:首先,担保权与对物直接支配的物权具有本质上的不同,其被纳入物权法体系的理论基础丧失;其次,割裂物保和人保,则其间的冲突难以协调;最后,物权法定原则压缩了担保制度的发展空间。债权定位说主张将担保物权和保证、定金均规定于债权编,亦存在问题:首先,债权说不成立,则该说同样丧失了理论基础;其次,此种编排体例会导致对担保权性质的错误认识,以及造成债编条文的膨胀。独立定位说主张在民法典中设立独立的一编对担保进行规定。但不同学者对于如何构建独立的一编又有不同看法,且独立的程度各有差异。

本文由mg游戏官网发布于联系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利明:使人格权在民法典中独立成编

关键词: